纯情结晶体

Encandada❤️

念念如尘今天出本了吗?

没有。

海啸霜今天出本了吗?

没有。

【markren】3月26日这一天


「一块小甜饼」


结束所有行程梦队回了宿舍。朴志晟他们聚在钟辰乐房间里边研究粉丝今天送的新玩具。
李马克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李马克坐在沙发上假装玩手机,实际上他在盯着卫生间。黄仁俊在里面洗澡,他听见水哗啦啦的声音。
水声停了,黄仁俊拉开门擦着头发走出去,进了自己房间。李马克跟了进去,黄仁俊没理他,李马克反手把门锁上。他知道现在没人打扰他们了。
李马克上去想抱黄仁俊,被黄仁俊不着痕迹地躲开了。李马克问黄仁俊是不是生气了,黄仁俊还在擦头发,没看他,回了句没有。
李马克说那你刚刚吃饭的时候怎么不坐我身边跑到志晟旁边去坐了。
黄仁俊说我只是在叮嘱他让他不要直接给我钱当生日礼物。
李马克撇了下嘴心中了然,接着说是不是气我今天签售在粉丝面前学你哭了的事。觉得不好意思了?
黄仁俊不擦头发了,靠在桌子上看李马克,说你看我哭的视频就算了,还在几个弟弟面前看,还循环看,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肯定能给你抖落出来。还有你最近总跟我亲近,粉丝怕是要觉得不对劲了。
李马克嗨了一声,他当什么事呢。李马克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阿姨姐姐们看不出啥,顶多觉得我跟你营业了。
李马克接着又说,你不觉得我们俩在她们面前不亲近才奇怪吗。照你要求的,以前我天天跟你装不熟,保持你单箭头我的状态,这才不对劲吧。谁知道我们俩双箭头比她们大腿都粗。更何况都一个队的,我是队长又是大哥,怎么着也不会对你生分到那个地步吧,再那么下去她们真该觉得我们俩关系不和谐了。这很不好。
黄仁俊觉得李马克说得挺对的,点了点头瞬间就想开了。
李马克又上去抱黄仁俊,黄仁俊这下没躲开他,小声说了句那你以后还是要注意分寸。李马克笑回黄仁俊说放心他心里有数,其实这样挺好的,还多了八个马俊粉。
李马克放开黄仁俊绕到他身后拿桌子上的蛋糕,黄仁俊问他这蛋糕哪来的。
李马克说晚上吃刀削面的时候你都没怎么动筷子,我想你一会肯定要饿。刚刚你们先上楼了我去对街买的。你喜欢的勃朗峰,你尝尝看。
黄仁俊看到蛋糕眼睛就亮了,这会他确实有点饿了,刚吃晚饭的时候他心里有事都没吃几口。
但黄仁俊还要跟李马克稍微推拉一下,说李马克烦人,他牙都刷了,又让他吃蛋糕。
李马克笑了,觉得黄仁俊太可爱了,他凑上去亲黄仁俊,说你一会吃完再刷一次,我先尝尝你今天用的哪支牙膏,是不是还是柠檬味。

-Fin-
流水账。全是我编的,如有雷同,就是真实发生了。

她一夜一夜睡不着,等着天亮之后好去找你。但找到了又如何,终究只能像个橡树,在窗外窥视。即使她写一千行诗,一百次回首,花十年等你,你始终都站在原处,远天云外,不曾读懂她半分诗意。

病号服

自己来看又举报的人明天瞎眼。




王俊凯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王源还靠在床头摆弄他的PAD,细长的手指一下下在屏幕上滑动着,勾着唇角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王俊凯走到床边,凑近屏幕看了一下,“看什么呢笑这么开心”。王源指着屏幕上的一条微博兴致勃勃,“小凯你看哈,粉丝说我今天穿的衬衫像病号服,其实刚开始我也觉得蛮像的”。








王源还没洗漱,身上还穿着表演时的那件衣服。其实王俊凯在他刚换上衣服的时候就觉得,王源穿这身真他妈的好看,粉白条尤其衬他的皮肤,整个人都粉粉嫩嫩的。王源身形纤细,本是女装的衬衫也让他穿的空空荡荡,颈间露出的皮肤莹白得像玉,反倒生出另一种感觉。王俊凯盯着盯着就捺不住了,把毛巾丢在床头矮柜上,欺身上前,一手探进王源宽大的衬衫,用厚实的带着薄茧的手细细抚摸。王源皮肤太好,光滑柔腻,王俊凯的手在他腰背上流连不去,柔柔痒痒的感觉窜遍全身。王源这会儿也是没办法再玩PAD,索性丢到一边去,一只手攀上王俊凯的脖子,捏着他的脖颈,主动凑上前吻了上去。王俊凯乐得王源这般主动,就任着他的唇碾压辗转,柔柔软软地磨蹭了好一会,也不见他伸舌头进去,唇齿间只尽是缠绵意味。可王俊凯下面早就撑起了帐篷,现下也不能再忍,于是夺回主动权,探进口腔细细地吻他,舌头扫过王源口中每个角落,交换着彼此唾液,吻得王源嘴都要麻了,发出一声细细的嘤咛,王俊凯才转战阵地。舌头划过王源耳畔,含住软软的耳垂,用虎牙轻轻啃咬。耳朵本就是王源的敏感点,这下被王俊凯一撩,瞬间就软了腰肢,下身倒是半硬了起来。王俊凯伸手解开王源的衬衫扣子,嘴唇向下,滑到锁骨这时王源才意识到王俊凯不只是亲亲就算了。他想做,就现在。王源撑起上身,推着王俊凯的肩膀小声说,“小凯我还没洗澡“。王俊凯现在管不了这些,又磨上王源水润的唇瓣,含含糊糊说着”做完再洗,我帮你洗。“




 完整版戳片刻http://pianke.me/posts/55350ddadfa6885b1c00001a.html





初夏








配合食用,图片cr.logo








>>>








王俊凯站在教学楼三楼走廊上,头发湿漉漉地往下滴着水,水珠一下下落在他肩头,滴滴答答,莫名地和楼下人一路冒雨奔跑过来的脚步达成了某种和谐的统一。
这是夏至以来第一场电闪雷鸣的大雨。雨声机械而喧嚣,雷声沉闷嗡鸣,远处奔跑的少年就像一个跃动的音符。
他穿着校服白衬衫,脖颈颀长。书包高高举在头顶,衬衫袖口微微露出的一小截手腕幼细瓷白。黑色长裤胡乱卷着裤脚。脚步急促,脚下水花飞溅。
他跑进楼道里。王俊凯转头看着三楼的楼道转角,不出半分钟就见他冒出来,皮肤被水光染成极其好看的颜色,眉眼细致,帧帧入画。
王源从书包里掏出湿了一大半的课本,挨个摊开靠墙晾在走廊上。又从数学课本里拎出一张考卷,铺平了贴在教室的玻璃窗上,然后眯着眼睛盯着考试卷,开始研究最后一大题出错的一小问。
这时他面前的玻璃窗突然“砰”地闷响了一声。
王源条件反射地抬头去看,吓得倒退一步,差点叫出声。玻璃上贴着张大脸,使劲扒着窗户往外看,一边看一边眉飞色舞地尖叫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卧槽啊帅哥啊啊啊啊!!!!!”
王源:“……”
他穿的校服衬衫已经大半被雨水打湿,往后一退就贴上一个温热的胸膛。身后的男生扶住他的肩膀,低头问道:“有记号笔吗?”
“……有。”王源愣了一下,从书包里掏出一支记号笔递给他,抬头看见班级里的女生在玻璃上哈气,用手指画着一串小爱心。
王俊凯左手扶着他的肩膀,右手在玻璃窗上写下试题答案。他的左手触及少年细瘦单薄的肩膀,带着微凉的体温,却让他手心灼热,手臂僵硬得几乎麻痹,丝毫不能动弹。
玻璃窗上映着他浅浅的黑色字迹。
“喏,所以,”王俊凯在玻璃窗上写完最后一步算法,微微低下头对王源说,“这题答案是正负根号23,你忘了讨论,所以扣了一半分。”
“那这里呢?”
“这里应该取绝对值。”
王源盯着玻璃上的字迹看了一会儿。又转身朝身后的少年看一眼。他乌黑的碎发因为被雨淋湿贴在鬓角,显得皮肤愈发白,眼睛愈发黑。王俊凯看着他漆黑的瞳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整颗心脏都因为紧张,像是等待宣判一样震颤着缩紧了。
 
“你……”王源沉默半晌,突然出声评价道,“你的字好难看啊。”
王俊凯心里一沉,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看到面前的少年笑起来,“——你的字跟你一点也不搭。”
 
>>>
持续一个月的高温在夏至那天脱节,连绵不断的雨水冲刷着整个城市的热浪与尘土。空气潮湿而新鲜。雨水渐歇的时候,学校开始进行已经拖沓了半个多月的体育期末检测。
距离王源第一次见到王俊凯,已经过了一个多礼拜。这漫长的一个多礼拜,王源打算命名为:关于王俊凯。
因为王源的女同桌在这一个礼拜中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而又激动地反复多次给王源科普了高中部校草王俊凯的身高体重三围和各项生平大事记,并且再三强调:他没有女朋友!他没有女朋友!他没有!他,没有!!!
“……”王源认真地思考着说,“什么是校草?”
“就是整个学校最帅的男生!”
“……啊,”王源恍然大悟道,“就是上次字很丑的那个人没错吧?”
女同桌:“……”
如果是别的什么人,可能王源早就忘了一个礼拜前发生的这回事了。
但是或许是因为同桌反复提起,他竟然也反复不断地想起这个人。即便是他在第一次见面之后的一个礼拜里都没有再出现,王源也深刻地记得他那天穿的半湿的白T恤和宽松的短裤,走起路来挺直的脊背,修长结实的小腿,有点拖沓的人字拖,以及他印在自己背后的微凉的体温。
而且这个形象越发生动起来,简直就像一片柔软的羽毛一样,不知不觉就飘进了他的心房深处。
“啊……”王源微笑起来,对同桌说,“我也觉得他蛮帅的。”
……女同桌觉得自己暗戳戳地兴奋了。可是又不知道自己的兴奋点是什么。_(:з」∠)_
 
 
>>>
学校初中部和高中部用同一个体育场。王源参加体育测试的时候,王俊凯的班级就在他们班旁边。
他穿着运动短裤和运动鞋,身上的白T恤在日光下白得炫目。他懒散地靠在跑道旁边的单杠上,眯着眼睛漫不经心地东张西望,偶尔仰起脸喝纯净水。午时的风拂过他的眉梢额角,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还处在发育期的、慵懒松懈游手好闲的小豹子。
夏天雨后的日光刺目而毒辣,只是站在阳光下,就有被火舌灼烤的错觉。
王源站在跑道上,把运动鞋的鞋带解开又重新系紧,哨声一响就像个炮仗一样跑出去。转瞬就消失在一条长长的烟尘后面,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王俊凯用余光盯着他,隐隐觉得担心。对于初中生来说一千米还是有点长。王源看上去很灵活,爆发力也很强,但是一开始就这样拼尽全力地跑并不讨巧,很容易耗尽体力,坚持不到最后。
果然王源在第二圈开头就开始大喘气,一张小脸憋的微微泛红,跑到王俊凯面前的时候已经脚步拖沓凌乱,然后逐步跑远了。到第二圈结束第三圈开头的时候脸色却苍白起来,不仅脸色,连唇色也发白了。
他的脚步机械而拖沓,只觉得日光强劲而灼目,眼前白花花明晃晃。胸口憋闷刺痛,大脑深处不断发出刺耳的嗡鸣。体育老师的手按下计时器的时候,他耳边突然“嗡”的一声就全身脱力地摔倒在地。在眼前完全陷入黑暗之前,映入眼帘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王俊凯跑过来的时候肌肉蓬勃紧绷的双腿。
 
他并不能完全形容出当时自己的情绪。因为当时实在是太难受了。只记得那双修长的、踩着运动跑鞋的腿向他大步迈过来的时候爆发的力量瞬间安抚了他全部的惊慌和不安。
王源第五次对亢奋的同桌形容当时的过程,讲到这里的时候无奈地摊了摊手,“然后我就放心地晕倒了啊。”
 
>>>
王俊凯把王源抱起来直冲校医院,校医被吓了一跳,不过是中暑虚脱,挂瓶盐水休息一下就好,面前的男生担心得跟什么似的,一脸心疼地把怀里的小男生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然后转过头问医生:“老师,他没事吧?”
校医觉得有点好笑,“能有什么事?你弟弟就是中暑了,他体虚,你看他太瘦了。”
“那怎么办?”
他目光认真又急切,校医去拿药,他就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围着人家团团转,简直就像一只着急又热切地摇着尾巴的小狼狗。
校医抬起王源的一只手,擦了点酒精给他打针,针尖扎进皮肤里的时候身边的男生立马心疼地“嘶”了一声,“您轻点儿啊。”
校医是个二十多岁的女老师,被他烦得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扎完针之后校医在王源身上搭了个被子,又调了空调温度,对王俊凯说:“我去开个会,你在这儿陪着他啊,他这一针大概要一个多小时,我过会儿就回来。”
王俊凯特别认真地点点头,“嗯嗯,老师您放心吧。”
校医走了之后校医院只剩下两个人。王源的一只小臂露在被子外面,肤色苍白,手腕幼细。王俊凯弯下腰,把他的手臂放进被子里。
他实在是太瘦了。整个人轻飘飘的,抱在怀里没有实感,就像随时都可以被一阵风刮走一样。王俊凯抱着他的时候,总是想要把他抱得更紧一点,防止他被风刮跑了。
王源睡得并不安稳,挂葡萄糖的那只手随着冰凉液体的注入逐渐发冷。他不安地动了动,一条腿挥开被子,露到床沿外面去。
王俊凯把他的手握在手心里,又俯下身想要给他盖被子。王源穿着运动短裤,大半条光溜溜的腿就这么露在外面,他的皮肤是那种极为清透的白,腿上的线条光滑又细腻,脚踝是精巧而玲珑的,就像用上好的羊脂玉雕出来的的一样。
王俊凯突然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凝滞住了,像是被什么法术蛊惑了一样,心跳极快,情不自禁地半跪在床沿旁,用一种膜拜的、虔诚的姿势,缓缓低下头,微闭着眼睛,吻了一下他的脚踝。
 
那个吻太温柔了。像蝴蝶振动的残翅一样,在雨后的初晴中,牵引出一朵花的绽放。
 
王源睁开眼的时候,就看到少年软软的额发,以及额发下面低垂的眼睫毛。
他的嘴唇还没来得及离开他的脚踝。校医院的门锁着,可以听见外面传来的、体育课上发出的吹哨声,像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一样,带着一种时光凝滞的不真实感。
他下意识地动了动腿,王俊凯像是被惊醒了一样抬起头看着他,不知道该做怎样的反应怎样的表情,像偷吃糖被抓住的小孩子一样,连掩饰都忘记了。
王源茫然地看着他,眼神纯粹而直接,等王俊凯反应过来准备开口认罪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脸颊一凉,有软绵绵的果冻一样的东西快速贴过来,又像受到惊吓的小花骨朵一样瞬间远离了。
他看到王源的脸颊泛红,有点得意、有点狡黠、又有点害羞地弯起眼睛笑了。
“轰”的一声。
世界坍塌了。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傻掉了。
……
 
>>>
在这一刻,所有的嘈杂声响,细碎躁动,都仿佛被时间洪流抛之脑后,逐渐远去。
王俊凯倒了杯热水放在床头,又调拭了一下点滴速度,俯下身在王源额头上吻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说:“源源,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王源眼睛晶亮地看着他,唇角卷起一个笑,露出一点点细碎的小白牙,回答他:“我也喜欢你。”
 
END.